古寺重建,活化千年技艺

来源: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2017-04-05 19:55 分类:中国形象 浏览:1839 评论:0 点赞:1
山,不是真的山,是上海宝山区。庙,是真的庙——宝山寺。宝山寺原名梵王宫(玉皇宫),始建于明朝正德六年(公元1511年),距今已有500多年的历史。

宝山寺的主体建筑之一——藏经楼。 励 漪摄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庙里有部中国建筑史!

山,不是真的山,是上海宝山区。庙,是真的庙——宝山寺。宝山寺原名梵王宫(玉皇宫),始建于明朝正德六年(公元1511年),距今已有500多年的历史。此后岁月更替,寺院迭经兴废。2005年5月,宝山寺移地重建工程正式奠基,于2010年12月竣工。

一入山门,便觉耳目一新——传统伽蓝纵轴式布局、晚唐宫殿式建筑风格,全木建筑、温润古朴、气韵深厚,一种完全不同于明清建筑的观感。

最近,宝山寺的钟楼、鼓楼正在刷油。作为纯木结构建筑群,宝山寺里的建筑每年都要定期刷油保养。

前不久,当地还设立了“上海宝山寺传统木结构技艺传承馆”,总结复兴传统营造工艺的新经验。

移地重建,是华东地区规模最大的纯木结构唐式建筑群

“这一片核心区域都是木头建筑,全部是榫卯结构、纯手工做出来的。”宝山寺工作人员带着记者一路走过牌楼、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藏经楼、法堂。唐风古韵之间,有钟楼、鼓楼、观音殿、药师殿、祖堂、伽蓝殿,建筑间回廊环抱,五进一院,整个木结构建筑群布局通达自然、富于节奏。“你看最大的那扇木门,有一吨重。”

细细看去,入口处的山门,采用歇山式屋顶,转角处双杪三下昂七铺作。天王殿上檐斗栱为七铺作双杪双下昂,下檐为五铺作单杪单下昂,实榻板门,破子棂窗。大雄宝殿是建筑群的核心部分,以唐代佛光寺大殿为蓝本,面宽七间,进深四间……

“木寿千年。中国传统建筑,全木材料,榫卯结构,不用一颗钉子,建筑的寿命更长久。”宝山寺住持世良法师说。这一大型仿唐木结构建筑群,也是华东地区规模最大的纯木结构唐式建筑群。由于采用的是密度较高的非洲红花梨硬木,建筑立面采用抛光打磨,并用清水保护层涂抹木料,木制纹理自然流露,甚至看得到木头的毛孔,走在建筑群中,只觉温厚可亲。

细节构件上,宝山寺也非常考究,木质构件中寻杖栏杆是最大亮点。栏杆采用了唐式建筑中最为经典的寻杖绞角造,工艺精湛,木构件无不体现出古朴优雅。黛色屋面的尽头是莲花瓦当,栏杆上使用万字板,柱头使用莲花柱头,门环上使用狻猊兽首……

活态保护,用唐宋时期传统建筑的营造工艺与工序进行构筑

宝山寺的重建,依照的是《营造法式》,同时参考现存唐宋遗构,施工过程全部采用流传至今的传统木结构建筑营造技艺。业内人士介绍,唐宋时期,我国传统木构架建筑体系趋于完整、成熟,营造过程中的各部分做法在长期实践中凝结为一定的规制,奠定了后世建筑艺术与技术发展的基础。刊行于北宋崇宁二年(1103年)的《营造法式》一书,更是传统建筑营造技艺完整而系统的总结。

如何用唐宋时代的营造技艺来构筑今天的建筑?现在,宝山寺还在陆续建设占地30亩的配套园林,建筑同样采用非洲红花梨纯木结构。工地上,祝师傅正忙着做栏杆上的小构件挂洛,“这么点东西要做十几天。”弹线定位、开槽凿孔、打磨成材、组合成型……戴着眼镜的祝师傅做的都是精细水磨功夫。

园林中的七层木塔,也全是榫卯结构搭建,已完成木结构模型科技攻关及抗震测试,有望在年内建成。“你看,每根柱子都是原木削成,加起来37米。七层木塔,56根大木,由方取圆,有的大梁,要20个工匠连做10天。”宝山寺负责工地的技术员李春存介绍。

重建宝山寺的过程中,构件样式、模数尺寸、加工与装配方法及操作仪式等,都力求遵循唐宋时期传统建筑的营造工艺与工序。大木作雄大壮健,小木作错综繁密。今日留存的唐宋时期的木构建筑已经为数不多,宝山寺的重建,既是传统营造技艺得以实现的过程,也是在实践中传承营造技艺的活态保护方式。

“木结构是活的,再过一两百年,你还是能一根根拆下来重新组装。哪根料腐了,换一根就好。”世良法师说,宝山寺完全由纯木榫卯构造的核心区域开放以来,经受住了自然环境和极端天气的多重考验,再加上每年定期的保养刷油,“到现在,只换过一片瓦。”

宝山寺重建数年来,与之相关的一些非遗项目亦得到发展。如浙江苍南的民间烧瓦手工艺者,数年摸索,反复试验,终于成功以柴窑烧制出符合仿唐建筑要求的仿古瓦。

传承创新,探索如何让传统技艺与现代建筑更好地结合

去年11月,“传统文化保护高峰论坛”在上海宝山罗店镇举行,专家学者们实地踏勘剖析宝山寺仿唐木结构建筑群案例,总结复兴传统营造工艺的新经验。

在日趋国际化的大都市里,如何才能复兴中国传统营造技艺?“让更多的中国建筑‘姓中’,而不是简单模仿西洋的建筑样式和工艺,这是一个值得当代文化工作者思考和讨论的重要命题。”中国艺术研究院建筑艺术研究所所长刘托说。

其实,发扬传统建筑文化越来越难了。“做全木建筑,工匠的手艺一定要好。我们的几个核心工匠从四十几岁开始,在这里做了十多年。年轻人只有一两个,就是打打下手。重要的东西,都得师傅才能做。”李春存说,“工人越来越难找了。”

中国传统木结构建筑营造技艺的传承人和从业者,以民间工匠为主。20世纪以来,中国传统木结构建筑营造技艺受到现代建筑的冲击,从业人员急剧减少,一些传统技艺面临失传或濒危。以宝山寺为例,木匠李成业出生于1941年,泥水匠卢中一出生于1962年,负责彩画的陈建德1960年生……“这批工匠找下一代传人非常不容易,尤其是浙江等经济比较发达地区,年轻人相对来说不太愿意从事营造这一工作。”浙江省古建设计研究院工程师张喆表示。

刘托指出,建筑工匠是技艺的主要传承人,其构件加工与装配方法主要靠工匠的传习和口诀、师徒之间“言传身教”的方式世代相传。但由于缺少大量的传统建筑项目,传统营造技艺失去了传承的平台,很多掌握营造技艺的匠人长时间内没有用武之地,老工匠陆续故去,传统营造工艺不断失传。

2009年9月,“中国传统木结构营造技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近年来,传统建筑营造技艺和代表性传承人被列入保护范围,并得到政府和社会越来越广泛的关注。宝山寺的重建案例,被北京建筑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杨琳认为是“使传统技艺与现代建造完美地结合起来,让传统技艺活化地传承下去。”

“现在市场上大部分的工艺制品、仿古制品都是通过机器完成,远远没有手工所带来的感观。我们希望多去做一些传承技艺的发掘,多去整理,还有很多的地方我们没有发现。”看过宝山寺后,泉州市文物保护设计研究中心工程师姚洪峰说。

据悉,新宝山寺建筑已获得全国性的设计华彩金奖,工程项目获得中国建筑工程“鲁班奖”。(曹玲娟 励 漪)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