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城市都应该给书店留一束光

来源:光明日报 发布时间:2017-01-01 22:42 分类:城市形象 浏览:2301 评论:0 点赞:1
我生活的小区,有一家很小的书店。十年来,它一直存在,好像这些年里书店生存危机、实体书店之难等都跟它无关。我喜欢这样的任性,更感谢它的存在给我生活增添的温度。我称这家书店为“阅读邻居”,与之共同创办了“阅读邻居读书会”,一起享受最美好的阅读社交。

上海钟书阁 刘彬摄

我生活的小区,有一家很小的书店。十年来,它一直存在,好像这些年里书店生存危机、实体书店之难等都跟它无关。我喜欢这样的任性,更感谢它的存在给我生活增添的温度。我称这家书店为“阅读邻居”,与之共同创办了“阅读邻居读书会”,一起享受最美好的阅读社交。

我一直视书店为照亮城市的文化灯塔,并因此认为每个城市都应该给书店留一束光。多年来,每到一个城市,书店是我逗留时间最长的落脚点。

不久前去苏州,在学者王道先生引领下,走访了一些苏州书店,让我领略到不一样的姑苏之美。在平江路一带,就有文学山房旧书店、十方书屋、百花书局、初见书房、苏派书房、慢书房等大小书店数家。文学山房旧书店很有历史,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在苏州创立,历经三代,现店主江澄波老先生已经91岁,是著名的古籍鉴别和修复大家,藏书也颇丰,在古籍收藏界声望很高,被称为“旧书业活字典”。江老先生如此高龄还每天在书店里工作,一边修书一边守店。我有幸和旧书圈传说中的人物合影、聊天,顿觉收获颇多。王道先生说,苏州这些年民营书店开了很多,只能以后再找机会一一拜访。

不久前我去深圳参加年度十大好书评选,有幸再访很多书店。十年来,我一直参与这项评选活动,每年年底都去深圳,几年时间,深圳的书店风景也增添了很多亮色。每次我去深圳,都要去中心书城尚书吧小坐。这个书吧经营旧书,老板是爱书人、藏书家,这里是深港两地文化的交融之所,店里的签名本上记录着很多香港名家的签名。随着深圳读书月的影响持续扩大,深圳市民的阅读率也逐步提高,一个中心书城已不能满足读者需求,各区都建了大型书城。

民营书店在深圳找到了很好的生存机会,连锁模式的友谊书城已经在深圳四处开花,覔书店、友谊BOOK等彰显着个性和魅力,打造出独具特色的最美阅读空间。

同样在书店连锁模式上很有特点的西西弗书店,也在几年前落户深圳,目前在深圳已开了六家,给深圳注入了不一样的文化温度。

此外,深圳还有荒野书店、我们书房、小津概念书房、物质生活书吧、旧天堂书店等多家民营实体书店,共同构成了深圳的书店生态。

在南山参加年度十大好书评选活动间隙,友谊书城老总龚县流带我去附近的旧天堂书店转了转。书店坐落在一个桥脚下,像是临时搭起来的空间。走入书店,便被店内浓浓的文艺气质吸引,书店选书很有品质,各种摆件和文创的摆设都很讲究,拥挤的书店里,有很大一片唱片展示和售卖区域,店内环绕着动听的音乐。

再说北上广,像创业热一样,近年书店业同样火热,总能听到新书店开业的消息。这几年,上海新开的书店让人眼馋。半层、诗·集、衡山·和集、好久不读、MUJI BOOKS、言几又、西西弗、犀牛、香蕉鱼、Mephisto、Closing Ceremony……年中,借着“最美书店周”活动,我拜访了其中两家。

“最美书店周”活动在JIC BookStore建投书局举办,让我得以领略这家黄浦江畔的书店之美。书店偏综合型,一个不起眼的门进去是个不大的图书展示台,原以为是一家小书店,再到二楼,仍感觉是个小书店,直到上了三楼才眼前一亮,格局大气,摆放有致,宛如进入某个古堡,高挑的楼高,林立的书架,窗外是黄浦江流动的船只——多美的书店,多奢侈的阅读空间。

衡山·和集由朋友令狐磊主持,这家书店从空间设计到图书选择,都彰显一种高级趣味,有一种任性的美。书店开办时间不长,却已是上海重要的文化沙龙聚地,很有策划性的沙龙聚合一大群有品质、爱阅读的人。

北京也是书店最多的城市之一,近些年还在陆续新开。原蜜蜂书店老板张业宏在故宫附近找了个空间,发起一个书店众筹,刷屏朋友圈,现在这家叫“摘刺”的古书店已经开张,给古都增添了一份古香。

原单向街书店在融资成功后,转型做阅读空间,改名为单向空间,在北京连开了三家店,长期形成的沙龙氛围让单向空间成为北京最重要的沙龙空间。店内每周末的单谈沙龙,是北京文艺青年们最不可或缺的聚会。

最近,言书店、未读空间等阅读空间相继开业,给北京的阅读场新增了一些个性标签。

书店的灯光是城市里最柔和、最温暖、最美丽的光,每个城市都应该闪耀这样的光。有光,才有希望,并因此而美丽。恰恰,我们欣赏这样的美。(赵倩 绿茶)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