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悟空:回不去的花果山

       今天我们刊登的文章都与丙申年的生肖猴子有关。猿猴既是古今中外文学著作中的主角,也是科学家持续研究的对象,在我们的阅读中总会碰到与猴相关的图书。我们试图通过几篇书评从不同的角度为读者提供更多的信息,也期待这些文章可以开启我们的心灵,重新审视人与自然的关系。

花果山

《西游记》的一头一尾是两座山,从花果山起,到灵山止。其实,整个西游故事也是由一座一座的山贯穿起来的,且不说妖魔鬼怪占山为王,那些神仙菩萨也多是居于海外仙山或者秘境奇山,据此完全可以整理出一份地理图志。出产人参果的万寿山五庄观,是“地仙之祖”镇元子的修道之地,有一副对联:“万寿山福地,五庄观洞天”。这和孙悟空的老家花果山水帘洞的对联竟是十分相似:“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想来“洞天福地”应该是恭维一个好去处的合适词汇。花果山“果然是天下第一名山”——这是猪八戒请孙悟空归队时,二人携手登上花果山极巅之处的评价。而读过《西游记》,说起孙悟空,自然就会想到花果山,花果山是孙悟空的乡愁。

高山仰止,对山的崇拜在许多民族中都存在,所谓“没有了崇拜,山就不再伟岸”。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中国的山岳崇拜、山水文化由来已久。相对于可以结伴登临的五岳,那些人迹罕至、虚无缥缈的神魔居处,更具吸引力。神仙和妖怪住在山里。就仙人而言,既有逃离红尘喧嚣的情感寄托,也有“欲上高峰窥皓月”的精神慰藉。拿妖魔来说,占据山洞是为了生存过活,也是为了修行,山洞正如母体的子宫。玉帝在收到石猴出世的报告后说,“下方之物,乃天地精华所生,不足为异”。上天有好生之德,纵然是小小妖魔,若能躲过铲除剿灭,历经千百年修炼的生命,也有机会跻身仙列。不过妖怪的本质特征是无情。当年花果山七魔王结拜,牛魔王为老大,孙悟空是小七。而大闹天宫这样的轰轰烈烈的事业,六个结义兄弟并没有伸出援手,只是在孙悟空战胜哪吒三太子之后来贺喜,喝了一场大酒。为何?正如李卓吾在评《西游记》的批语中说:“友人曰:‘妖魔禽兽说恁么情分!’又一友曰:‘没情分的便是妖魔禽兽耳!’”从这个意义上讲,妖魔哪里还有什么情义,但孙悟空是个例外。

悟空的成长之路,有几个转折点。从花果山离开后,先是漂洋过海访仙学艺,来到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拜在菩提祖师门下。之后搅乱天地,遭困囚在五行山下五百年。再之后踏上取经路,跋涉千山万水,降妖除魔,终于到达灵山。

花果山孕育灵根,孙悟空从花果山诞生继而走出。“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花果山是桃花源与水泊梁山的结合体,对孙悟空来说,孩提时代的欢畅、猴王的自尊自负,深藏心底。因为天赋异禀,孙悟空从石头里蹦出来就肩负使命。出于对人生无常的恐惧忧虑和对生命长久的渴望,美猴王独自登上木筏,“飘飘荡荡,径向大海波中。”这一抉择是对宿命的挑战也是回应,没有归路。

被拥立为美猴王之后,孙悟空便成为花果山的当然主人,万年不易。对于这份资产与职责,孙悟空的看法前后不同,上天做官时常常念及, 西去取经后,决绝而去。

孙悟空几次遭唐僧误解、斥责甚至被逐出师门,按理说有机会回到花果山,但他并没有这么做。即使是被唐僧从五行山解救出来不久,孙行者打死六贼,受不了师父唠叨,使性子拂袖而去。一个筋斗云来到东洋大海,此时花果山近在咫尺,他却选择了去东海龙王的水晶宫喝茶。龙王以“圯桥三进履”故事劝导“不可图自在,误了前程”,孙悟空听人劝继续回去保护唐僧,由此引出一个重大情节——戴上了紧箍。之后再遇到挫折委屈,孙悟空有时会选择向观音菩萨哭诉。书中多个场合这猴子大哭不止,有时哭得重情重义、痛彻心扉,令人动容。为什么不回花果山?孙悟空说的是因为面子上过不去,头上多了个箍儿,实在寒碜,再者他曾经声明要保护唐僧西天取经,不能在本洞子孙和鬼怪朋友面前食言。这些理由显然都是牵强的,花果山的徒子徒孙们随时欢迎他回去,只是他自己已经反认他乡是故乡。

出海学艺这一冒险传奇,让孙悟空变身为一个游民,穿州过府看过了花花世界,已然无法回归乡土。“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是个字谜,谜底是“心”。抵达内心,所拜何人?心性蜕变,一念之间。想当初孙悟空在人前卖弄,祖师决意不再留他:“你从那里来,便从那里去就是了。”此后闹天宫大动干戈、天翻地覆,斗战方酣之际,如来佛祖出场定纷止争,大英雄冒出“猴气”,筋斗云翻到天尽头,却是五根肉红柱子。孙悟空为什么翻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按照李批的说法,如来是“心之常”,妖猴是“心之变”,千变万化,不离本来面目。明代心学流行,时人对《西游记》的解读也常常纳入其纲领。五行山、紧箍咒是约束“心猿意马”的令人不寒而栗的酷刑。紧箍虽在头上,却也束缚在心里。

对灵山的理解,孙悟空也在唐僧之上。在第八十五回,唐僧为山峰挺立、暴雨飞出而神思不宁,孙悟空开导他说:“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只在汝心头。”其中的禅机,可以与禅门公案所言的“即心是佛”“见性成佛”比拟。

从花果山、五行山直至灵山,拼出孙悟空的心路。西行路上,虽然不像猪八戒常常提出分行李回高老庄,但孙悟空也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提出重返花果山。其间,猪八戒只是过过嘴瘾,并没能返乡探亲,孙悟空倒有两次重回花果山。在第二十八回,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后被逐,回到花果山,望见东洋大海感叹道:“我不走此路者,已五百年矣!”待来到花果山,眼前一片残败,“那山上花草俱无,烟霞尽绝;峰岩倒塌,林树焦枯”,原来他闹天宫被擒拿后,花果山被二郎神率领梅山七兄弟,放火烧坏了。近乡情怯,这大圣倍加凄惨。于是,孙悟空花一番功夫重新整修,到猪八戒来请他时,花果山已经恢复昔日风貌。临走时,孙悟空向阻拦的群猴告别:“待我还去保唐僧,取经东土。功成之后,仍回来与你们共乐天真”。明知再也回不去了,也只得许下空头愿望。

另一次是六耳猕猴假扮悟空抢夺了唐僧行李,还占了花果山。沙僧去讨要行李,不敌假猴王,去落伽山向观音求助,悟空得知此事,与之返回花果山,大战六耳猕猴。与上一回浓墨重彩铺陈描摹不同,这一场较量没有故地风物、故人情谊的描述,孙悟空见了六耳猕猴就开打,然后就上天入地,直打到佛祖跟前才见分晓。骁勇依旧,衷情不在,这是孙悟空留给花果山的最后一个背影,也是花果山最后一次在书中出现。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孙悟空,也都有一个花果山。书中第二回一个细节,写得惊心动魄。悟空学道归来,花果山久为混世魔王所占,悟空诛灭魔王,将被摄去的小猴带回——“好猴王,念声咒语,驾阵狂风,云头落下。叫:‘孩儿们,睁眼!’众猴脚躧实地,认得是家乡”。脚踏实地,眼前是故乡,涌上心头的温暖足以令人唏嘘。只不过经历种种坎坷跋涉之后,孙悟空也明白,花果山也许还在那里,他已经回不去了。

5 点赞

阅读:610

精彩评论:0

如果您要进行评论信息,请先 登录 或者 快速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