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一曼留给儿子的信 一封迟到21年的家书

       中共中央宣传部宣传教育局编撰,中华书局出版《重读抗战家书》,其中第二篇为《赵一曼致子书》,这封家书写于一九三六年八月二日赵一曼被日军羁押慷慨赴死途中,它不仅仅是一份留给儿子宁儿的家书,还是一封绝笔信。辗转21年才交到宁儿手中的这封家书,沉甸甸地讲述着一个共产党员、一位普通母亲对国家、对儿子最质朴的爱,让我们一起重读这封《赵一曼致子书》,了解家书背后的故事。

中共中央宣传部宣传教育局编撰,中华书局出版《重读抗战家书》,其中第二篇为《赵一曼致子书》,这封家书写于一九三六年八月二日赵一曼被日军羁押慷慨赴死途中,它不仅仅是一份留给儿子宁儿的家书,还是一封绝笔信。辗转21年才交到宁儿手中的这封家书,沉甸甸地讲述着一个共产党员、一位普通母亲对国家、对儿子最质朴的爱,让我们一起重读这封《赵一曼致子书》,了解家书背后的故事。

赵一曼与儿子宁儿唯一一张合影

生平事迹:赵一曼(1905-1936),原名李坤泰,字淑宁,四川宜宾人。五四时期开始接受革命思想,1923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6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26年11月,进入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学习。1927年9月,赴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次年回国,在宜昌、南昌和上海等地秘密开展党的工作,九一八事变后,被派往东北地区发动抗日斗争,领导工人进行罢工运动。组织青年农民反日游击队与敌人进行斗争。1935年秋,任东北人民革命剧第3军1师2团政治委员,率军民与日寇浴血奋战在白山黑水只见,以“红枪白马女政委”声名远播。1935年11月,赵一曼为掩护部队突围,不幸被捕。1936年8月2日,在黑龙江珠河被敌杀害,时年31岁。

誓志为人不为家,涉江渡海走天涯。男儿岂是全都好,女子缘何分外差。未惜头颅新故国,甘将热血沃中华。白山黑水除敌寇,笑看旌旗红似花。——赵一曼《滨江述怀》

迟到的家书是母亲对儿子的牵挂

新中国成立以后,电影故事片《赵一曼》在全国热映,女英雄的名字家喻户晓,观众中就有宁儿。1957年,当年东北抗日联军的工作人员到赵一曼的家乡四川宜宾进行烈士身份核实时,宁儿才第一次知道了母亲的身份。

知道赵一曼就是自己的母亲后,宁儿曾专程前往东北,在东北烈士纪念馆,他用笔抄下了这封被翻译成中文的遗书。

当年,面对着稚嫩可爱的三岁稚儿,一位母亲是怎样一步三回头的诉说着离别,甚至是一世不再相见的悲痛踏上北上抗日的路?国家危难之际,赵一曼的怀抱不仅仅是宁儿一个人的,还是千千万万徜徉在母亲怀抱里那些孩童的。从温暖的四川宜宾一路到严寒的东北黑土地,是怎样的家国情怀让一位不但是共产党员,而且是平凡母亲的她不断坚定抗日的决心的?“我最亲爱的孩子呵!母亲不用千言万语来教育你,就用实行来教育你。”她对宁儿的爱质朴而深沉啊。

这封留存的家书,甚至没有赵一曼的真实姓名。流落辗转的时候,守候在故乡的亲人们,还在不断打听找寻着她的音讯。

21年的时间,宁儿早已长大成人,而英雄母亲早已魂绕这片她为之甘愿抛洒热血的祖国大地。于国家而言,她是一位英雄,而对于三岁之后就杳无音讯的宁儿而言,她只是一位平凡的母亲。在遗留的家书中,赵一曼只能这样留给宁儿只言片语,“母亲和你在生前是永久没有再见的机会了。希望你,宁儿呵,赶快成人,来安慰你地下的母亲!”

如今,宁儿也已经去世,这封写自1957年的手抄家书传到了赵一曼的孙女陈红的手上。“特别后来做了母亲,对这封算是家书吧,遗书,感触就越来越多了。我奶奶不管她有多坚强的信念也好,多么坚强的意志,但她临要牺牲的时候,我觉得她又回归到一个母亲,所以她想的就是她的儿子。(我父亲)长大成人之后,她希望我父亲不要忘记她是为国而牺牲的。我的理解是她为了更多的孩子所以舍去了自己的孩子。”

【母亲的选择】

背着“宁儿”讨饭寻找党

1925由于国内急需做地下工作的优秀干部,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已有5个月身孕的赵一曼毅然告别丈夫回国,被党中央派到宜昌从事地下工作。她在宜昌生下一个男孩,取名赵掖贤,乳名“宁儿”。在此后的几年里,她带着儿子从宜昌到南昌,再从南昌到九江,又从九江到上海,历尽千辛万苦。特别是前往上海找党组织的途中,身无分文的她,背着“宁儿”一路讨饭,为了躲避敌人的追捕,她曾在儿子的脖子上套一个草圈假装沿街叫卖孩子。“九一八”事变后,赵一曼主动要求到东北工作,得到党组织的批准。临行前,她将“宁儿”送到武汉陈达邦的哥哥家里,然后硬着心肠流着泪离开了向她扑来的儿子,去了东北。

“红枪白马”女政委

在部队中,赵一曼给人的印象是穿着羊皮袄,敞着怀,里面穿着深灰色的棉衣,系着腰带,头戴一顶黑色狗皮帽子,齐耳短发露在外面,黑里透红的脸上一双大眼睛格外有神。她的坚毅果敢、平易近人,很快赢得了大家的信任和尊重,当地战士们亲切地称她为“我们的女政委”。

赵一曼在哈尔滨以东的侯林乡、亮珠河一带组织群众开展武装斗争,工作搞得有声有色,这引起了日伪军的注意,当年的《大北新报》和《哈尔滨日报》上都登有《共匪女头领赵一曼,红枪白马猖獗于哈东地区》的报道,文章把赵一曼写得神乎其神。1935年11月的一天,赵一曼负责掩护部队突围。在赵一曼和战友们的努力下,大部队顺利突围。赵一曼等人却在完成掩护任务撤出时,与敌人遭遇,并在战斗中负伤,在一个农民家中养伤,后被俘。

临终遗书催人泪下

赵一曼被俘后,被敌人转到哈尔滨的一所医院进行审问。在审讯室中,日军对赵一曼使用了各种非人手段,甚至动用了最新发明的电刑,却仍然没有从赵一曼口中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担任当时审问的日本军官回忆说:“我们都失望了。很难理解,是什么力量支撑着赵女士这样一个年轻女共产党员有如此钢铁般的毅力,竟然能长时间熬住帝国最新式的电刑。我们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更厉害的刑法了。”

1936年8月1日,他们将赵一曼押上了开往珠河的火车。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赵一曼想到了她幼小的儿子。她向敌人要来纸笔,给儿子留下了最后的遗言。8月2日,是赵一曼人生中的最后日子,她被转到珠河县。敌人把赵一曼放到一辆马车上游街。赵一曼又唱起了她最喜爱的《红旗歌》:“高高举起啊!血红旗帜,誓不战胜,终不放手……”那一年,赵一曼只有31岁。(引自央视网《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专栏)(根据镇平县彭雪枫纪念馆、《重读抗战家书》等资料综合)

家书

宁儿:

母亲对于你没有尽到教育的责任,实在是遗憾的事情。

母亲因为坚决地做了反满抗日的斗争,今天已经到了牺牲的前夕了!

母亲和你在生前是永远没有再见的机会了。希望你,宁儿啊!赶快成人,来安慰你地下的母亲!我最亲爱的孩子啊!母亲不用千言万语来教育你,就用实际来教育你。

在你长大成人之后,希望你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

一九三六年八月二日

你的母亲

赵一曼于车中


 

4 点赞

阅读:789

精彩评论:0

如果您要进行评论信息,请先 登录 或者 快速注册 。